文苑擷英

姜海紅 散文——《又見故鄉柿子紅》

作者: 姜海紅     時間: 2020-11-25     點擊: 查詢中    分享到:

又見故鄉柿子紅


我的老家在渭南南塬上,每年到了深秋,隨著天氣漸漸變冷,家鄉的柿子就慢慢地變紅了。綴滿枝頭火紅的柿子,在陽光、藍天、白云的襯托下格外耀眼,成為一道靚麗的風景線。

最近休假特意回了趟老家,去轉了轉,看看家鄉的柿子樹。來到田間地頭,抬眼望去,房前屋后,甚至半山腰上,到處都是紅彤彤的柿子掛滿枝頭格外耀眼。滿樹的柿子玲瓏剔透火紅火紅的,好像掛起無數盞喜慶吉祥的小紅燈籠。

看著眼前的柿子樹,不禁想起兒時,柿子熟了的季節,常約小伙伴們一起來到柿子樹下,看著樹上這邊一個那邊兩個紅得惹眼的旦柿,再順著樹干望過去,看看能不能用手夠得著,如果可以,立馬就上樹,摘下一些熟透了的軟柿子大飽口福。柿子的口感那叫一個甜,現在想起來還是甜到夢里的回憶,叫人十分的留戀。

家鄉的柿子的種類較多,各種形狀的都有,常見的有牛心柿子,磨盤柿子,還有大名鼎鼎的火晶柿子等,火晶柿子在我們老家到處都是,個頭不大,紅彤彤的,成熟以后,非常好吃。

柿子除了當鮮果吃,大多制成柿餅,做成柿餅可以保存很久。每年一到霜降,村里人就開始采摘柿子,開始一年一度的傳統手工勞作:削皮,懸掛,晾曬,出霜,經過日升月落,風霜浸染最后才能形成白霜厚裹、底亮質潤、軟糯香甜的柿餅。柿子下樹后就需要緊鑼密鼓地進行削皮,時間一長,柿子變軟就會被淘汰。在我們老家還保持著最傳統的手工削皮,柿子在手里快速旋轉,柿皮如陀螺般堆疊,不一會,脫皮的柿子就裝滿了一筐。削皮后的柿子被逐個懸掛在松散的繩子上,一排排晾曬起來,隨著陽光的躍動靜靜呼吸,脫去多余的水分,斂藏住亮麗的顏色,變得更加香甜。

家鄉的柿子近幾年幾乎都沒人摘了,每到柿子成熟的季節,紅艷艷的柿子掛滿枝頭在風雨中搖曳,無人問津,只有樹梢歡叫的鳥兒在枝頭飛舞,專啄樹頂端最紅最甜的柿子。究其原因,柿子樹枝很脆,每年因為摘旦柿、卸柿子總有人從樹上摔下來,輕者傷了皮肉,重者骨折筋裂,給當事人帶來不小的痛苦和熬煎。加上現在年輕人都往城里打工掙錢去了,村里只留下一些年齡大的老漢更不會為了不值錢的柿子去冒險。沒想到如今的柿子在我家鄉淪落到無人問津的地步。記得小時候柿子可是頂稀罕的果子,無論捂熟它需要多久時間我都能等待。

看著眼前的柿子樹雖然依舊結滿果子,但吃柿子的心情早已不再是兒時的樣子了,想吃的心情也就沒那么熱乎了。近些年柿子在塬上的風光早已不再,不止是原先小面積種植的蘋果、桃已形成產業,就是原先只在房前屋后才有的核桃、棗、梨也已規?;N植,而新引進的櫻桃、獼猴桃更是迅速擴張,蔚為大觀。加之柿子生的不能吃,熟的難運輸,作為果品,實在是在市場難有一席之地。

如今的柿子除了剛下來時能滿足一下口福,經霜后少量的柿子加工成柿子醋,幾乎沒有人指望它增加收入。但家鄉的柿子在紅了時節,蔚藍的天空下,層層的山坡間,一樹一樹火紅的柿葉依然會把無邊的秋景渲染得更加色彩斑斕,多姿多彩。尤其當柿葉落盡,滿樹滿樹火紅的柿子在藍天白云的背景下,更是吸引了過往者的目光,讓人體會到鄉村秋天的美好和淡淡的鄉愁。


(蒲白礦業  姜海紅)

上一篇:李小強 攝影——《冬日的故宮》 下一篇:黃偉 詩歌——《向往雪原》
日逼视频在线播放_青草国产超碰人人添人人碱_在线成本人视频动漫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